TOTORO PRODUCTION REPORT

来自宫崎骏与久石让中文百科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 本词条为中文翻译版,如需要日文对照请参见中日对照
  • 未翻译内容以原文显示,请帮助我们新增或修正翻译

TOTORO PRODUCTION REPORT

  从「Animage」月刊'87年12月号开始短期连载的「野村正昭的吉卜力工作室制作采访报导」,是电影评论家野村正昭先生,针对动画公司〝吉卜力工作室〞的工作现场所做的采访报导。当时吉卜力工作室同时制作「龙猫」与同期上映的「萤火虫之墓」(高畑勋导演作品)。本文是了解动画电影制作过程的重要证言,以初次刊出的「龙猫」采访稿为主轴,删修之后在此重新刊载。

野村正昭的吉卜力工作室采访报导

  这篇稿子是以「Animage」月刊'87年12月号开始,到88年5月号为止,这半年间连载的〈野村正昭的吉卜力工作室采访报告〉为基础所编成的。连载当时,原本撰写的内容是「龙猫」以及同期制作的「萤火虫之墓」的双边采访报导。但为收录于本书,仅节录「龙猫」部分进行若干修饰后呈现。现在再次重新阅读,虽不否认多少还是有些生硬之处,但读者们若能更进一步感受到电影制作现场的律动,那就感激不尽了。

简述宫崎骏这个人

「龙猫工作室」无论何时总是充满了和睦的气氛,那是因为宫崎导演扮演了极重要的角色。一旦他打开话匣子,常是横跨各种领域。宫崎导演的话语,其范畴总是无穷尽的,我们完全拜倒在那魄力之下。

  采访当天一早就下起大雨,如果是一般电影,当然就只能中止出外景了。不过,在工作室里的作业却不会因此中断。姑且不论全棚内拍摄的状况(山川直人导演的「ビリィ·ザ·キッドの新しい夜明け」在拍摄时,几乎都是用室内景拍摄的),一般电影大多会受到以天气为首的自然环境的影响,甚至,在整体制作安排及人事协调不佳的时候,就会怪罪天气。但如果是制作动画的场合,那又会是怎么样呢?另外,它又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呈现出矛盾呢?其结果将会如何反应在作品上呢?就在我琢磨思量这些事情的时候,已经来到位于东京吉祥寺的吉卜力工作室了。

  当我从编辑部收到要去采访「龙猫」制作现场的通知时,在那种能够早一步接触到宫崎骏导演最新力作的兴奋心情使然下,二话不说,我立刻接下这份工作。但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后,发现其实这是件困难的差事,让我开始感到一个头两个大。如果是一般电影拍摄的采访,我只要在一旁从头到尾观看导演如何指导演员们摆动作进行拍摄,就可以撰写采访报导了。每个场景是如何进行,就算是外行人看了之后大概也都可以明白。但如果是动画制作的采访,那可就大不相同了!在工作室里,只针对一部动画电影的制作来观察,是很难具体了解整个制作过程的。如果是以插图方式来写采访报导的话,或许可以直接描绘工作室的情景,进而表达现场的工作氛围,但很不巧的是,笔者并没有这样的本事。在这里,我这个门外汉只好无招胜有招、改变心态,仰赖我的好奇心来采访了。

  之前我曾经在「天空之城」动画电影完成前夕,为了采访宫崎骏导演,到吉卜力工作室来打扰过。现在因为「龙猫」和高畑勋导演的「萤火虫之墓」这两部动画电影,同时进行作业的关系,所以制作团队租下附近新落成大楼其中一整层当作工作室,在那里同时进行作业。第1工作室是用来制作「萤火虫之墓」,而新设的第2工作室则作为「龙猫」的制作场地,两间工作室的直线距离只有相隔大约100米,外观和内部装潢也几乎完全相同,因为房东是同一人,所以两工作室几乎是采相同的设计。宫崎导演为了进行后制讨论,经常会到第1工作室和工作人员说说笑笑、聊天什么的;但是高畑导演就很严谨,那种情景从来不曾出现在「龙猫」工作室。这个小插曲,就好像各代表两位导演不同的个性一样,挺有趣的。

  ——就这样,我在第2工作室认识了担任制作的木原先生和田中先生,后来我在工作室采访期间,受这两位诸多关照,让我看了很多东西,也跟宫崎导演见面打了招呼。他说:「之前我就见过他了,我认识他!」其实我们差不多只见过三次面而已,但光是记得我这件事,就已经很让我高兴了。「龙猫」工作室一片和乐融融,充满了和睦的气氛。原画和动画工作人员的座位,并不是依照职责不同来分,而是非常得宜地交错排在一起,听说是从每个人的血型开始(墙壁上贴有依照血型不同来分别涂制的彩色图表),参考各式各样的个人资讯来组成目前的格局。工作室里每个重要的角落,都放置和龙猫相关的手工制作物品,光是看到这一个个的小东西,就让人内心都暖了起来。而看到贴在墙壁上的素描,就会让人感觉跟小月、小梅这些角色越来越亲近。在草稿中看到的郊外独栋房屋,因为比我想像的还要明亮且具现代感,让我大为惊艳。而以往的动画都会以黑色外框线来处理人物的轮廓,但是「龙猫」和「萤火虫之墓」却是用茶色线条来描绘,这一点让我很感兴趣!和背景叠合时,人物看起来更能自然地和背景融合在一起。不知道画面动起来后,会是什么样子?这不禁让我觉得,小月和小梅鼓起脸颊、边笑边到处跑来跑去情景,正鲜明地浮现在我眼前。

  我有幸能在大楼楼下的咖啡厅采访宫崎导演。话题是从「龙猫」和「萤火虫之墓」这两部电影原本设定为中篇长度,后来却变成两部长篇电影开始的。

宫崎 「原本预定为70分钟,后来却变成85分钟了。最初是打算做成中篇长度,所以剧中主人翁的女孩只设定了一位。但是为了要让它具有故事性,就算是绘制日常生活,也必须要铺陈故事结构才行。如此一来,要让一个女孩具备纯洁、天真无邪的特质,又要她在不完整的家庭里也能够独立、自我料理生活——要让她同时具备这两种角色特质是不可能的。因为其中一种个性实在是太幼稚了,所以就变成两个角色。假如不这么做,就会无法铺陈故事结构,因此整部片的长度就变长了。」

  这对粉丝们来说或许是值得高兴的消息,但对制作方来说,或许有点辛苦呢。

宫崎 「若要问『龙猫』继『天空之城』后,要做些什么内容的话,我想也只能做这样的安排了。我认为该是时候了!就电影来说,制作方也有所谓潮流趋势的问题,就像自己在画东西的时候,比起画那些打来打去、死光咻——飞来飞去的东西,我更想制作小女孩在绿色森林中玩耍的题材。这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这样的心情,动画师们似乎也有〝已经厌倦老是画打打杀杀的桥段〞的感觉,但具体上对接下来该制作些什么,则并不是很清楚。工作人员要是有明确想法的话,就能陆续提出好的企划来,如此一来,动画业界也会更有活力才是,但实际上却没有什么好的企划案呢。」

  就这样,宫崎导演在对年轻人严厉且充满关爱地勉励一番之后,话题渐渐转移到属于「龙猫」的30年前的世界。

宫崎 「这次我在制作这部电影时开始注意到很多细节,是以前制作以外国或异世界为舞台的作品所不会注意的。比方说:日本的民房基本上全部都是坐北朝南。站在庭院时,影子会落在什么方向应该是非常明确的。以5月来说,早上太阳投射进屋内时,应该怎么样都不会照到这里来吧!像这些地方,就动画制作的角度来说,真的是让人很费神。虽是伤脑筋的事情,但我们还是想办法去呈现(笑)。一般房子在夏天,阳光虽然会照射进来,但因为有屋檐的关系,所以并不会照到走廊吧,如此这般,夏天酷热的阳光便可以因为屋檐而被遮掉了。如果是面向正南方盖的房子,主结构稍微往西边多凸出来一点的话,当太阳绕到西边而接近日落时,强烈的西晒就不会直接射入屋内。如果太阳真的照了进来,那就以放下帘子等等各种生活智慧来因应。另外,当未到傍晚时分,在强烈的西晒下,人站在昏暗的室内,而外头却是白花花的烈阳,这大概就是日本夏天的景色了。我想,其他制作团队就是因为没有完全掌握到这些要点,所以从日本的电影里,感觉不到自然条件跟季节感。摄影师宫川一夫先生也说〝电视连续剧完全没有做到这点〞。换句话说,所有的光线都变成日光灯照明的效果了。就算不拍摄日本民房的外部,在屋内架著摄影机拍摄,还是可以感受到早晚差异跟季节感才对,从太阳光照射到哪里、或是屋子里外的明暗对比应该就可以呈现出来了。如果能做好这些设定,在共通的自然条件下,所有日本观众都能感受到这种季节感不是吗。我想这其中是有信息可以传达给观众的!有些部分虽然是要靠作假来营造,但有些部分我们还是想要很忠实地去呈现它。自从日本出现日光灯之后,照明感有了爆炸性的变化,无论是在家里、城市里,还是任何一个角落都是灯火通明。」

  回到工作室之后,我到图稿中,小月和小梅的家里还留有些许晦暗的角落,虽然龙猫的时代背景是设定在30年前,但也投射了1988年的现在。正因完整呈现出那个年代,所以我希望龙猫这部电影具有的温馨感,能够传达给观众。尽管工作人员向我介绍工作室的各个角落,但我和宫崎导演却只顾著谈论史蒂芬史匹柏,以及※大映时代剧的话题,完全心不在焉。如果龙猫真的变成一部很棒的电影,那是因为制作团队正积极地传承现今电影制作上,那些逐渐失去的技术,所导致的必然结果。相对的,一般电影的拍摄现场中(除部分年轻导演之外),至少从外部来看,是很少看到用这种态度来拍电影的。

(※大映时代剧是时代剧的一个流派,不以刀剑对打主,文艺作品以及江户时代以外的作品也很多,比较重视时考证。)

  这一次采访工作室,我所感受到的是,拍摄动画的场景其实都已经刻画在制作团队的脑海里了。我仿佛窥见,在战况激烈的工作现场中,工作人员在不断尝试错误当中,都在思考怎么样把自己脑袋中的画面实现,或是尽可能的画出超越自己的画面。这不正是,「龙猫」这部电影的相关工作人员在那种状态下被逼到极限之后,拿出自己全部的力量,去超越各种困难往目标迈进的姿态吗?为了要把画面显现得更逼真,我认为需要相当的实力,以及现场那种战战兢兢的气氛。

  整个工作室就是弥漫着这样的气氛。除了记述在这里的内容之外,我也从宫崎导演那里听到其他许许多多有趣的话题。此外,我也和几位希望能慢慢访谈的工作人员见了面。随着电影逐渐接近完成阶段,让我对工作室这种氛围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产生很大的兴趣。能够采访「龙猫」的制作过程,并以连载的方式进行报导,我认为这种幸福真的是难能可贵的。

工作人员访谈 I

在这种充满紧张的气氛中,要向正在工作中的工作人员进行访谈,心里实在是很过意不去。但是我所请托的几位主要工作人员,却很爽快地放下手边的工作,仔细回答了我的提问。在完成的影片之间,我仿佛看到当时接受访谈的工作人员的表情。

 ┌----------------┐

 │ 有关年终年初休假事宜。    │

 │到年底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不过,│

 │仍期望大家能在年度内努力工作达成│

 │进度。             │

 │ 时间如下:          │

 │ 今年的最后工作日 12/30 │

 │ 新年度开工日    1/4  │

 │    以上 吉卜力工作室   │

 │                │

 │ 另外,因宫崎导演只休元旦当天,│

 │请有志一同的同仁一起来上班。  │

 └----------------┘

  12月中旬某一天,为了这次采访,我造访了正在制作「龙猫」的吉卜力第2工作室,就在门上看到这么一张公告。我一直盯着这张公告,让我再次彻底感受到,这里真的是为了编织梦想,进退维谷的艰辛制作现场。过不过年,基本上似乎跟这里没有关系。要制作「龙猫」,就要有过年不休假的心理准备,这就是工作团队对工作的热忱吧!我今天就是为了想知道,跟这部作品相关并集结在这里的工作人员,都是些什么样的人?为了倾听他们的心声,才会来打扰的。

  首先我要提到的是原彻先生,和宫崎导演是从原彻先生在东映担任「太阳王子霍尔斯的大冒险」制作人的时候就彼此熟识的,而我这次也从他担任「龙猫」制作人的立场,试着询问这部作品的原委,以及关于工作人员编制的问题。

  「在『天空之城』完成之后,吉卜力工作室正思考接下来要做什么作品,并提出来好几个企划案。结果,当时宫兄(宫崎骏先生)就想起他从10年前就想要制作的『龙猫』。但这个企划只够作成70分钟的中篇动画,如果要同时制作两部电影的话,那另一部该做什么呢?关于要制作什么动画,我并没有参与决策。结果,新潮社后来决定制作「萤火虫之墓」,于是两部电影同时制作就这么决定下来了。不过一开始,这两部动画都是设定成中篇,但在制作脚本的阶段变成长篇动画了。对观众来说,虽然是分量十足非常够看,但制作现场却因此成了地狱。」

  「负责『萤火虫之墓』的高畑导演和宫崎导演是长年搭档,所以双方在人员编制上,自然会采用大致相同的人员。也因此,就诚如宫崎先生在记者会上所说的那样,当初也曾发生过抢工作人员的插曲(笑)。」

  就连东映动画过去也不曾碰过过两部长篇动画同时上映的事情,可想而知,一人要同时担任两作品制作人的原先生有多么劳心费神了。访谈中,原先生皱着眉头拿出医院给的药袋,以非常熟练的动作服用药锭和药粉。我觉得他那动作,隐含了他从制作开始到现在的一切劳累。

  「宫兄他完全是个球员兼教练的人,自己边画边兼顾原画的管理。他不是经常说着动画制作的魔鬼班长论吗?事实上,他自己就是在战场前线指挥的魔鬼班长。如果现场没有一位这样的人,是不会有进度的。

  而另一方面『萤火虫之墓』这边呢,则必须要组成全新的团队才行。但是,现今动画圈非常难做,虽然也有不隶属任何公司的人才,但隶属经纪公司的动画人才也很多,如果想招募跟作品调性合得来的人才,经纪公司之间会有他们的顾虑。此外,预算也会跟着增加,且因为是跟新成员首次合作的关系,为了制作,调配建立团队之间的人际关系也是一件差事。」

  负责「龙猫」和「萤火虫之墓」两片色彩指定职务的是保田道世小姐,和高畑导演、宫崎导演是以前在东映动画时代就一起工作的伙伴。「虽然东映动画有很多人,但宫崎导演的画风和想法、高畑导演的表现功力,对我来说就像是〝哇——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呀!〞的感觉。他们两人实在是绝世奇才喔!」保田小姐如此说着。保田道世小姐担任的是「必须对背景以外的全部色彩负责」的色彩指定工作。两部动画同时进行作业想必是很辛苦的,但从两位导演「无论如何请帮忙!」的强烈要求来看,就足以证明保田小姐的能力是值得信赖的。

  「我是『倾听导演想法的色彩指定』(笑)呀!如何让画生动起来,并且只要导演表示希望如何表现时,就开始思考如何才能让效果接近导演的期望?我在进行配色工作的时候,都是抱持着这样的想法。」

  「宫崎导演对于作品都有明确的想法和意见,虽然相当严格,不过真的很厉害!比如说:在为水或者是自然物体上色时,他会告诉我他所期望的效果。假使色彩指定有些不理想的时候(笑),也会因应现状画出可以接受的画面。

  我心里一直感到很佩服,每每在为宫崎导演的画上色时,总是会让我感到兴奋无比。我可以知道如果这么画的话,一定能很符合他的要求。宫崎导演是描绘能力很强的人,而且考虑又相当周到,我觉得他这一点实在是太厉害了。」「不过,其实也不能说哪一边就特别怎么样。『萤火虫之墓』的高畑导演是个任何事都考虑得很细致的人,加上近藤喜文先生的画也是相当有创造力,我觉得很容易上色。不管是哪一个人,我都觉得很棒!」

  为了让这两部作品整体看起来呈现柔和的色调,都使用了茶色外框线(轮廓线不是黑色,而是茶色的),因此也诞生了新的色彩风格。因为助理人员从事这个工作才第二年,几乎是没什么经验的新人。

  「教这些新人边学边做,他们就能发挥实力。而且只要稍微告诉他们要领,就能有相当的进步。虽然不是马上就能够变得很厉害,但我认为他们已经很努力了,虽然嘴上说着『好累喔!好累喔!』但其实好像还做得满开心的(笑)。」

  保田小姐为人亲切又应对得体,我想她一定会是支撑「风之谷」、「天空之城」还有本次这两部作品的力量,成为团队中的核心角色吧。

  小月跟小梅与龙猫相遇的时代背景是昭和32年的东京郊外,那时候的东京还保有美丽的自然景色。我也和之前担任「魔幻大战」、「卡姆伊之剑」、「时空旅人」的美术总监,同时也是第一次担任宫崎作品美术总监的男鹿和雄先生进行了访谈。「比如说,我们小时候在自家附近的小溪和树林抓鱼或采香菇,这大概就是我们的游戏吧。放学回家后如果说要玩些什么?其实就是玩这些,所以我反而很容易就能进入『龙猫』的世界里。我是秋田人,和比自己大10岁的宫崎先生聊到小时候的事情时,并没有格格不入的感觉,反而有着差不多的回忆,大概是因为东京和秋田的生活大约有10年的文化落差吧(笑)!我认为,东京——关东文化,在怀旧这部分,和其他地区并没有什么不相同的地方。」

  「目前我让所有绘制背景的同仁觉得非常伤脑筋——龙猫、猫巴士还有小山丘上的高大樟树,我认为都具有相同分量的重要性。因为电影中的日常生活片段是很平淡而自然的,所以背景也必须〝如实〞呈现,而要画出这种〝如实〞的感觉则是最困难的!我们平时看起来稀松平常的事物,一旦要画的时候,却反而不容易呈现出来,就算是画一片叶子,明知像这种时候,就要像这样向下垂;但相对的,如果画得太过火,就会看起来很假。要达到〝如实呈现〞的效果,就看怎么样来单纯化来绘制了。背景要是呈现得很自然搭调的话,龙猫和猫巴士

  这种非常漫画式的角色就会很容易、顺畅地……或许看起来就像是真的存在一样地融入作品之中!我就是希望能画出这种感觉(笑)。」「『龙猫』的背景部分是进度最慢的……」男鹿先生虽然苦笑着这么说,但看到手边的成品,那令人怀念的优美自然环境呈现在眼前,也已经让人十分感动了!为了让龙猫还有猫巴士能够栩栩如生,请务必好好加油!

工作人员访谈 II

所有工作人员都信赖宫崎导演。虽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但当看到在一般电影作业中很难得看到的光景就在眼前,这让我的内心沸腾了起来!虽说之前「风之谷」、「天空之城」的实际成绩也有很大的影响,但「龙猫」的成功,则是工作团队努力支持下所达成的必然成果,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这是在最后关头最重要时期的访谈。

  挂在吉卜力工作室第2工作室入口旁的板子上,贴著几张小小粉丝寄来的贺年卡。画上可爱的龙猫插图,还写上<我一定会去看「龙猫」的!>’88年开始了,制作进度也来到最后紧要关头。

  担任制作的田中先生、木原先生还有川端先生的周围,写着密密麻麻CUT(画面)数的进度表就放在旁边。负责背景跟美术的工作人员大约从早上10点左右开始工作,动画工作人员大约中午左右到齐后开始工作。从前一天工作到很晚(应该说是熬夜到早上)的情况看来,所累积的疲劳绝对是相当惊人的!去年11月底提出的制作过程报告书上写着<最终行程表出炉了!>、<没有工作是没有时程表的!>、<在影片完成之前尽全力加油吧!>等字样;而到了今年1月的制作过程报告书上果然写着<所有的一切都赌在这个月了!>、<把握珍贵的每一天、每1小时,以全力投球的姿态努力称过去吧!>这些句子。这里已经可说是战场了。

  继上一回之后,我继续访谈了其他工作人员。首先访问了担任作画总监的佐藤好春先生,他脸上虽然满是笑容地回答我的问题,但看得出来其实他很疲累。

——请问昨天工作到几点呢?

佐藤 凌晨3点多吧!我本来想最晚待到2点左右,不过还是多花了些时间(笑)。

——你是第一次参与宫崎导演的作品吗?

佐藤 是的!我和宫崎导演也是第一次见面,突然就接下这个工作了。

——请问来这里之前,你在哪里高就?

佐藤 我之前在日本动画公司,所以这是我第一次担任电影的工作。

——最辛苦的部分是量的问题吗?

佐藤 量也是个问题啦!不过宫崎导演会沉思像是小月和小梅这些人物的特性,而逐渐深入发展下去。紧跟上他的想法而不至于脱节是很重要的。要是不能明白他的想法,哪怕只要角色有一个表情不对,宫崎导演就会要求重新来过。

——关于这一方面,你有渐渐抓到窍门了吗?

佐藤 完全没有(笑)!还是跟之前一样。只不过,我觉得前公司的工作很好的一点就是,小朋友可以和家人一起看我们的作品,这一点还满能成为我的精神支柱,而这次如果有很多小朋友看我们的作品,并且在他们心中留下什么那就太好了。

——现在一天可以画几CUT(画面)?

佐藤 平均一天7CUT,不过昨天晚上只完成了4CUT(笑)……目前一周的目标是定在40CUT,昨天宫崎导演也提醒我要注意「1天分配的CUT数如果不好好完成它的话,是会做不完的!」因此我每天先从感觉起来当天可以做完的部分开始做。

——要撑过像这样的工作现场,需要开朗的个性才行吗?

佐藤 自己如果消沉的话,画似乎也会变得阴沉。不过,太过随便交差了事也是不行的,我打算像现在这样认真专注地画下去。

  担任导演助理的远藤彻哉先生也跟佐藤先生一样,是第一次与宫崎导演合作,我先问了有关电视版动画导演助理的工作内容。

远藤 当拍摄所需的要件全部都备齐,并确认没有出错、整体上都没问题之后就送去拍摄。我要负责以上全部的作业,还有宫崎导演会作原画检核、律表修正以调整动作节奏。我再将这些资料重新整理一次之后,送去给负责动画绘制的人员,以上就是我的工作。然后当各种问题出现时,必须要跟制作团队合作解决或是调查资料。

——律表修正的次数会很多吗?

远藤 几乎差不多所有CUT都修正了吧!画原画的人其实都很厉害,但还是有8成以上的人被宫崎导演修正过。有些部分跟原来的脚本有较大差别的时候,宫崎导演就会自己重新画原画增加内容,或是删减部分内容。他对画面增减活用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还有在拍摄时,因为他对小地方也有诸多要求,所以大家都是焦头烂额。

——你觉得电视和大萤幕电影有什么不同吗?

远藤 制作一部电影,不能草率带过。而且经常要来回反刍思考,这边这样处理是不是最好的。像动画电影制作时就综合面来看,常常可以发现〝啊!这样呈现的话很有趣嘛!〞的地方。30分钟的电视版动画,经常审完片子就丢出去了。不过这次却可以思考这里这样做、那里那样处理,边修正边确认之后才将作品呈现出去。

  远藤先生自己希望将来能当导演,未来想要制作「以框架来说,是SF或是什么都好,但希望能呈现出人间的温暖」这样的作品。远藤先生认为宫崎导演那种「无论是精神力或是体力,都非常人能达到的厉害境界」让身边的人实在是大受刺激。而我也对远藤先生将来的作品非常的期待。

  这是我和担任制作的木原浩和先生谈话时注意到的,他的外貌跟宫崎先生非常像。事实上一开始的时候,外人或是新人经常把他们搞错,听说还曾经在颁奖典礼时,让他假扮过宫崎先生。自「天空之城」之后,就成为宫崎班底的木原先生,对于宫崎先生令人赞叹的自我管理能力,是这么形容的…

木原 我想他这个人的身体里面,可能还有另一个宫崎骏!对着自己说着「你一天只有做这些是不行的!」或是「快起床!不快点去工作是不行的!」之类的。宫崎先生即使是营造工作环境也非常讲究人体工学,窗户的光线要怎样才能有效利用、人的动线要如何安排才会比较好,甚至考量邻近同事间的个性来进行座位分配。总之我觉得他这个人不管什么事都会做得很彻底,他做任何事都不是没有根据的,不是那种不知道为何、突然想到就这么做的人。我觉得他不管嘴上怎样说「是突然想到的」,其实也是凭直觉或是经验得来的想法,绝不是天马行空而来的。

——想必这点,也充分活用在电影制作上吧!

木原 我想这点他是充分活用的。不知道该不该说是被看透了,我觉得我在他面前不管做什么,就好像是透明的玻璃人一样。搞不好团队中有几个工作人员,宫崎先生比他们自己本身都还要了解他们自己呢!或许正因为他已经把你的特性都摸透了,所以才会把这项作业交给你。或许有些人对他会有什么都要自己改、什么都要插一手的印象也不一定,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我认为他是想把每个人在工作现场的特性尽量发挥到极限,帮忙修正那些只差一点点的东西,让它完全燃烧,变成一件完整的作品——我认为他是有这种处理能力的人。

  与上回接受访问、负责色彩指定的保田道世小姐一起担任色彩指定的水田信子小姐也接受了我的采访。她是在「风之谷」时期跟保田小姐相遇时说到「保田小姐你对色彩的感觉十分敏锐,棒到让我很感动也很尊敬。如果下次有机会的话,请让我和你一起工作!」才实现了这次一起工作的愿望。

  在「萤火虫之墓」的第1工作室里,保田小姐桌子的附近也摆着水田小姐的桌子。

水田 首先,我决定每个CUT(画面)的色调之后进行颜色指定,而在决定色调的阶段,我会请保田小姐给我建议。我的经验还很浅,无法精准判断某个颜色在影片上看起来会变成怎样的感觉。除此之外,还会请她通盘检视上色状况。

——你觉得最困难的部分是什么?

水田 从小溪打水上来那个场景的水最难——水原本是透明没有颜色的,要靠周围的颜色照映在上面才看得出水的样子,这部分就非得请保田小姐帮我看了......工作内容中最快乐的是水的部分,最难的也是水。

  水田小姐是从制作※「ARION」开始担任色彩指定的。她说「虽然我还有很多事情不了解,不过,周围每个人对我都很亲切。」而她也是第一次参与宫崎作品的制作。(※机动战士钢弹原作——安彦良和的作品。电影版在1986年上映。)

水田 宫崎导演对于色彩方面,好像不喜欢中间色调,认为该暗就暗该亮就亮。

——你可以再多说点宫崎导演和保田小姐工作时有什么地方吸引你吗?

水田 他们做事很明确且合情合理、井然有序。不仅绝不妥协外,还都拥有自己的信念,并秉持这样的态度在工作。总之,是很辛苦的。当我跟保田小姐一起工作时,我重新认知到自己和保田小姐的差距有多大,保田小姐怎么会这么厉害呢?我要是能像她那样就太好了!

  「向往」成了水田小姐在工作上的原动力!和厉害的人在职场上相遇时,就算是以屈从的姿态匍伏前进,也要朝这个方向努力迈进。这让我想起自己以前也曾经这么想过,她那种心情,我似乎可以感受到一些。

久石让访谈

我在音乐总监久石先生进行作曲之前就已经采访过他了,而他所完成的音乐实在是太棒了!在这次采访之后,才知道他虽然因为艰难的工作排程而搞坏身体,但却没有让我感到丝毫身体不舒服的征兆,这点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听说久石先生从10几岁到20多岁之间是属于超前卫现代音乐派的。

久石 我十多岁的时候是从极简音乐(minimal music)开始做起的,几乎都是受到泰瑞莱里(Terry·Riley)、菲利浦·葛拉斯(Philip Glass)、史提夫·莱许(Steve Reich)、还有史托克豪森(Karlheinz Stockhausen)、约翰·凯吉(John·Cage)等这些现代音乐作家的影响。还有在学生时代为了学习音乐,我也曾分析过日本作曲家武满彻先生以及三善晃先生等人的乐谱。

——请问你原本是从古典音乐开始接触的吗?

久石 是的。要说更早的话,是从4岁开始拉小提琴一路累积起来的吧!想要在短期间内练就古典音乐的功力是非常困难的。例如:钢琴家几乎都是从4、5岁就开始练琴了,小提琴也是一样。但是就算从小就一直苦练小提琴,在这一行也不见得就会有什么成果(笑),这可以说是很耗时的领域。

——相反的,我认为电影配乐则是如何在短时间内完成作品才是致胜关键不是吗?

久石 噢,这我能了解!不过,我会一概拒绝像吉野家牛肉盖饭的口号那样,要求迅速、便宜、又好吃的案子。换句话说,我不从事一天就要把音乐收录完的工作,因为要用到Fairlight合成器(一种将原音及歌声以电脑加工并采样的电子键盘乐器)等各式器材,所以是相当费时的。想当然尔,所需制作成本也不会少,同时还必须在录音室里关好几天,然后再动员整个交响乐团来做最后修饰,是很不容易的工作。

  不过,我在20多岁还是个新人时,像现在这样的案子是不可能接得到的,因此那时候我曾经接过三天写70首曲子的工作。快速作曲对我本身来说并不构成问题,但如果都只接那种要求〝迅速、便宜、效果好〞的案子,只会每况愈下。所以说,如果制作期间需要两周,而预算不足以支撑制作期间所需费用的案子,我现在全部都会回绝。

——宫崎导演的动画电影,包含印象音乐在内,综合来说是相当耗费时间的作业……

久石 是很费时!老实说……实在是非常辛苦(笑)。不过,宫崎导演的工作内容非常了不起,让我很有共鸣,我非常珍惜跟他合作的机会!跟宫崎导演合作电影作品前,我一定会把时间先腾出来,而且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上部动画电影「天空之城」的音乐,是以爱尔兰民谣风来作曲的;那么这次的「龙猫」会以什么样的曲风来呈现呢?

久石 这个嘛……挺难回答的耶。事实上,在制作「天空之城」的时候,我实在是伤透脑筋。那部电影所阐述的爱、梦想与冒险,和我本人的调性根本合不来(笑)。其实应该说,我是那么的不纯真!比方说好了,我写非主流的成人音乐可能还比较轻松,而这部电影要求的旋律本身就要听起来有梦想、柔和且具包容力,这就非常困难了,在制作过程中,还造成不小的骚动。当我正感到困扰之时,这次来的故事(指龙猫)又变得更可爱了(笑),老实说我听到的时候真的是直觉「哇啊!该怎么办?」而且,在我创作「龙猫」印象音乐的同时,我也接下了在Saison剧场(东京银座)上演,由泽田研二和役所广司主演「歌舞剧ANZUCHI」的编曲工作。一边是可怕惊悚的恶魔世界,而另一边则是清新纯真的世界,两边同时着手进行的我,都觉得快要人格分裂了(笑)!不过,就某种意义来说,我认为这也是一种试炼。

——你看过「毛片」了吗?

久石 看过一部分完全没有脉络的剪辑片段。

——有看出什么头绪来吗?

久石 算是有吧!看起来又将会是个很棒的作品。作品满重视主旋律的贯通性,感觉上已经有了些头绪吧!跟一般故事的情节铺陈不太一样。

——是啊!「风之谷」以及「天空之城」看得出故事发展的明确节奏,是轻重缓急安排得很自在的电影。

久石 没错!这两部作品的故事脉络是非常清楚的,不过这次的作品是叙述乡下的一天,故事情节有点像是用很多片段来组成一个作品的感觉,并不是以什么大格局来展开的故事。光是这点,我就觉得必须要改变以往的做法跟心态,虽然具体上还说不上来,但是我很直觉地想着手展开这个工作。

——连续三部电影你都跟宫崎导演合作,你对宫崎导演的作品有什么印象?

久石 宫崎导演把生活的态度透过动画表现出来,且全部都反映在他的作品当中。他的作品并不是为拍电影而做的电影、或为画动画而做的动画,而是将自己的生活态度,确实地透过动画(其实不是动画似乎也OK)来传达。大概就是这样非常个人的创作物吧!他的定位很明确,我个人非常地尊敬他。

  我的工作不能虎头蛇尾,虽然很辛苦,但在经过这样的历练之后,也让我一吋一吋地成长不少。我当这是个考验我的场域,也当成是我修行的地方,同时还是确认自我认同的所在,所以我很珍视这份工作。

  以我们这行来说,一年中需要完成的工作量相当大,那其中有纯粹的商业行为、也有为其他种种因素所承接的工作。这当中还是有几部是自己想要做的作品!宫崎导演的电影就在其中,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工作。

龙猫吼叫了!——后制录音采访

虽然历经整整两天漫长的时间来进行后制录音的采访,但能亲眼看到动画电影因声音而被赋予生命的瞬间是很荣幸的!而比什么都要让我高兴的是,能够提早看到龙猫动起来的样子。

  「吼—~~~!△※☆♪~~~呜喔~~~——♣☼↗♠↙~~~♪/\!喔喔喔———!」龙猫的叫声响彻录音室的收音间。为了要生动地演出这个不是人类,而是不可思议的生物的龙猫,高木均先生全身摇动着,完全融入这个角色。

  「为了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抓到感觉,必须用整个身体去感受才行,只发出一个声音(龙猫)就必须要让人感受到是悲还是喜!就像是还不会叫爸爸妈妈的孩子一样,只能啊~~~、啊~~~喊著的情形是一样的。必须要让自己放轻松且去除多余的东西。」(高木先生)

  高木先生原本是话剧出身的演员,演出过黑泽明导演的「蜘蛛巢城」、今村昌平导演的「(にあんちゃん)」等电影,并有丰富的舞台演出经验。在声音演出方面,以前担任过「慕敏家族」里爸爸的角色,在成为老手之后,才能够像现在一样发出龙猫的声音。

  「我配得很开心,那个声音是超越台词的台词,我的心境就像是热铁皮上任凭处置的小猫吧(笑)。能让我担任这么重要角色的配音,真的是万分感谢!」(高木先生)

  3月上旬,位于东京日本桥滨町的东京电视中心,正在进行后制录音的作业,面对播放着的画面,配音员正赋予角色生命。从音控室透过隔音玻璃,我一直在一旁观看着。眼前那种即将大功告成的感触,也强烈地传达到我这里来了。在「风之谷」、「天空之城」制作中也担任音响总监的斯波重治先生,对每一句台词仔细做出指示。有时也亲自进入收音室,对每一位配音员说明角色的心境,偶尔宫崎导演也会入内说明「这时候的声调,应该要这样!」

  对我来说——光是看到会动的龙猫,就已经感激不尽了!不只是因为跟着电影制作东晃西晃访问了将近半年的时间,更是因为彻底折服于那画面的细致精美。不是我拍马屁或是心有偏袒,我确信「龙猫」铁定是部杰作。

  小月的声音是由曾经担任「邻家女孩」的小南♡,跟我交情还不错的日高のりこ小姐所演出;小梅的声音则是由饰演「相聚一刻」贤太郎的坂本千夏小姐担纲。日高小姐是第一次参加宫崎动画的演出,而坂本小姐则是曾饰演「风之谷」阿斯贝鲁船上担任看守的少年A——就是那个大喊「说口令!」的少年。「龙猫」中有一段是两姊妹在刚搬来的住家周围,还有屋内四处奔跑欢呼的画面,配音时,她们差点就要撞到萤幕了!好像要冲到画面里面一样,非常融入角色的情绪之中——我在背后看着她们的身影,实是很感动。

  日高小姐是第一次担任小孩角色的配音演出。

  「比方说,我要发出小孩声音的时候,不必刻意用小孩子的语言也没问题,因为角色动态表现得非常自然,所以很容易就能搭配起来!我一边回想小时候的情景一面配音。我有两个弟弟,因为我是长女,所以小时候有点男孩子气,我就是用这样的感觉帮小月配音的。不过配小凯的那个孩子,是真的小学生,跟他一起配音让我觉得很难受(笑),因为每次配音时,他都不用特别花什么心力,就能很轻易地演出小孩的感觉了(笑)。」

  饰演小梅角色的坂本小姐,

  「配女孩角色的时候,不知不觉自己可爱的声音就会跑出来。这时却会被告知:『请尽情发挥!叽哩呱啦的声音也没关系,可以再丑一点,让声音不这么可爱也没关系。』(笑)。大家都说我的长相跟小梅好像喔!让我的心情有点复杂(笑)」。

  虽然她是这么说的,不过连发型都跟小梅一个样!就好像小梅这个角色整个大一号呈现在眼前,虽然隔着一层玻璃,但是一看就会有同感。

  爸爸这个角色,竟然是由……写广告文案的糸井重里先生担任演出。

  「后制录音是很不容易的!因为就像在打快速球一样,有如站在打击区的紧张感。还有,我舌头比较短这件事没想到就这样露馅了(笑)!或许其他人不知道,我是个连五十音都说不好的人,于是就像是上正音班一样被指导矫正了一番,哎~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呀!」

  连在休息时间,糸井先生也会开玩笑,制造和乐融融的气氛。他那份关怀体贴,让人自然而然地和小月、小梅爸爸的样子联想在一起。

  而担任妈妈角色的是※岛本须美小姐,对宫崎导演的粉丝来说,这可是会让人无条件感动到落泪的配角呢。(※岛本须美过去担任过「风之谷」娜乌西卡的配音,其他还有参与「相聚一刻」、「莎拉公主」等脍炙人口的作品。)

  「光是看到画面,就让我有种怀念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像『风之谷』那样的战争场面,整体感觉让我觉得很悠闲、心情暖呼呼地轻松自在,实在是很不错!」(岛本小姐)

  而饰演老奶奶的北林谷荣女士,不用说大家都知道她是电影和演剧界的知名人物。一见到她,我也被她所感染而变得活力十足、精神奕奕。真是不得了的后制配音阵容,让我见识到大家精湛的演出。

  「我自己本身在生理上就十分讨厌那种大呼小叫、吵死人的动画。电视如果开始出现这种画面,我就会大喊『闭嘴!』然后关掉电视(笑)。我接到配音邀请的时候,听说是制作『天空之城』等好作品的导演——宫崎先生的新作品,所以试着先看了龙猫的脚本,结果看了之后觉得内容非常诗情画意,是很棒、很美的一部动画!我很高兴有机会参加演出。」北林女士如是说。

  不过呢,当北林小姐看到原画时说到,

  「我呀,很喜欢『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妙妙猫!没想到和妙妙猫同样脸孔的猫巴士会出现,让我会心一笑(笑),那是不是宫崎导演稍微参考妙妙猫所想到的点子呢?——制作出这样略带诗意的片段的这个想法实在是很可爱,我觉得我会爱上这部电影。」

  到底…猫巴士的点子是不是来自妙妙猫呢!?

采访结束

  编辑部的舟野先生打电话来,问我要不要去采访制作「龙猫」和「萤火虫之墓」的吉卜力工作室,接着就一起商讨了这件事情,然后也和铃木编辑长开了几次会,我绝对不会忘记是在去年的10月7日。

  原本只想做一次性的采访,所以怀着很轻松的心情出门,结果就在又是这个、又是那个…之间,变成直到电影公开为止这半年,以连载的形式来做这次的报导。原来世界上还真是会有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出乎人意料之外了,让我印象深刻。

  这对看过「风之谷」和「天空之城」后(回想起来应该是从宫崎先生担任高田导演「太阳王子霍尔斯的大冒险」原画的时期开始),成为宫崎作品狂热粉丝的我来说,可以用采访的名义到吉卜力工作室东晃西晃,甚至采访即将要完成的这两部作品,这是多么求之不得的幸福啊!任何言词都难以形容我的心境。

  我强忍那幸福得要死的笑容,假装成有些伤脑筋的样子接下了这份连载工作。报导的基本认知,说穿了也就是当个好奇的旁观者就对了。但是旁观归旁观,我还是没办法忘记自己身为一个普通电影粉丝的立场,所以我下意识要当个〝有骨气〞的旁观者,来进行这次的报导。

  在连载当初我也曾经写到,一开始让我觉得很难报导的原因是,这并不像一般电影拍摄时就有具体的画面可做参考,而是只能从埋头苦干的工作人员笔下才能诞生的一部电影。因此,我从宫崎导演开始,尽可能跟很多工作人员见面,也进行了访谈!集结每一位工作人员〝我希望这个作品可以成为这种的电影!〞的想法,并使其具体成形——我想要抓住这种即时的动态感!报导成功与否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但是,我想我可以明确地这么说,「龙猫」是开朗明快的故事;而同时上映的「萤火虫之墓」则是比较沉重的。虽说内容上是两相对比的作品,但我在连载期间所看到,这两部作品各一张的画作中,同样可以感受到强烈的力量传达过来。我有预感电影一定会很好看,最后也绝不会辜负大家的期待!每一位真心想做出好电影,而全心全意投入制作的受访者们所说的话,没想到竟能如此激励人心。我要再次对百忙之中接受采访,协助我完成这两部作品采访的工作人员们,致上我深深地感谢。

  真正优秀的电影,不管是对观众、还是周遭的人来说,都可能以某种形式给予勉励与救赎。

  3月28日的现在,「龙猫」还没有完成,虽然我已经知道故事内容、读了剧本并看了部分的毛片,但是我对电影的期待丝毫没有减半,反而是越来越期待!曾拍摄「日以作夜」(La Nuit amiricaine)、「零用钱」(L'Argent depoche)的已故法国电影剧作家——弗杭苏瓦楚浮(Francis Truffaut)曾说:「最好的电影能为你打开一扇门。且电影开始后,会让你感觉新时代的电影就此诞生了!」而我确信「龙猫」也将成为这样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