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折返点/哈尔的移动城堡/15

来自宫崎骏与久石让中文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主页面 折返点 1997~2008 目录 
 吉卜力之森的动画『寻找家园』跟大家问好
『哈尔的移动城堡』(2004)
正值『水蜘蛛纹纹』、『种下星星的日子』、『寻找家园』上映之际谨向吉卜力美术馆全体工作人员致谢
虫的世界·树的世界·人的世界 与养老孟司氏的对谈

正值『水蜘蛛纹纹』、『种下星星的日子』、『寻找家园』上映之际 谨向吉卜力美术馆全体工作人员致谢

想要提供「电影的体验」

  三鹰之森吉卜力美术馆的原创电影,若再加上这次的三部作品,总共就有六部了,但其实我一开始是「想要拍个十二部」的。而且,我原本打算在这十二部电影全部完成之前,都不制成录像带或DVD贩售,也绝对不参加任何影展的邀请,我要让它们专属于吉卜力美术馆,让观众只能在这里观赏到。
  因为,DVD可以不限次数反复观赏,有哪个地方看漏了马上可以停下来,倒转回去再看一遍。可是,那种观赏方法会让人无法从头到尾好好观赏电影,而变成是在消费电影,把电影啃得一干二净。
  也就是说,所谓的「电影的体验」,是在观赏的瞬间所产生,尽管把故事内容全部忘光光,却有某种印象残留在心底;即使不大明白个中意涵,却会一直思索著:「那究竟是什么呢?」诸如此类就是所谓的电影的体验。唯有将这些种子撒播在小孩的心底,他们长大之后才会想要接续拍摄电影,我认为唯有这样做,才能培育出从事电影创作的人们。
  但是,现在由于观众可用DVD反复观看,因此变得无法拥有电影的体验。刚开始看的时候,通常都是基于兴趣。而既然现在的世界已经变成大家都是如此,那么,制造机会让大家可以享受难得的瞬间体验,应该非常有意义。这样的想法,正是吉卜力美术馆的一大支柱。
  虽然馆内的许多地方都有影像,但是绝对不使用录像带,例如土星座里面有一间外观模拟电车造型的放映室,观众还可以看到负责操作的电影技师的模样。「这个机器是什么呢」、「放映机好像很好玩耶」,只要一千人之中有二人对这些事物感兴趣就好了。
  总之,在这座美术馆里,并没有所谓的「热门主打项目」,而是希望来宾自己发掘好玩的东西,
  无论是「厕所很棒」或是任何一样东西很有趣都行。
  在举办展览活动的时候,我们会尽可能大量摆饰。美术馆在举办展览会时,为了让大家便于鉴赏,通常会尽量拉开展示品之间的距离,但我们的做法并非如此,反倒认为把它们摆得乱七八糟,让人摸不到头绪也没关系。而且,我们希望孩子们能多多触摸这些展示物品,我们希望借着这样做,让大家在整个美术馆里都能领受到诸如「电影的体验」之类,一生只有一次的难得体验。
  对制作短篇电影的人而言,电影创作出来之后,如何找到愿意播放电影的场所也是难事一件。我们则是很幸运,本身就拥有这座电影院,因此我们不能让大好机会白白溜走,只要一有机会,我们就要去做。虽然吉卜力工作室基本上是以制作商业电影,然后从中牟利来维持运作,但是在下个企划开始进行之前,通常会有一些空档。假如今后能够利用这些时间来持续创作,不知该有多好。

希望成为有活力的美术馆

  在美术馆成立之初,我虽然说了很多很多(开馆之际的冗长采访收录于『三鹰之森吉卜力美术馆 图录』),但其实我常有的经验是,在下雨的午后一个人悠悠哉哉地走进美术馆或博物馆,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感觉很棒。不过,若真是变成那样的话,站在经营层面而言,便意味着营运状况非常糟糕。
  我曾经前往地方自治体所经营的小型乡土资料馆参观,在我进去之前整栋建筑不见任何灯光,直到我走进去之后才有人帮我开灯呢(笑),而且这样的经验还不只一次。像那种地方,预算通常都少得可怜,展示品也是长期搁置不做任何更新,因此都蒙上一层灰尘。就连玻璃展示柜也因为向来只擦拭外部,致使内部在不知不觉间变得白濛濛,变成这样是相当危险的,但是,这样的美术馆不在少数。
  因此,如果不持续努力的话,将无法让前来参观的人尽兴而归。开馆之初的游客虽然非常多,但是,美术馆若不努力做变化的话,游客肯定会日渐减少,我们最好有这样的心理准备。
  一开始觉得「这样很好」,半年后再来看,却发现它沾满尘埃,这就表示它已经没什么好看的了。跟风景一样,一旦被看腻,力量就会减弱。这时只要下功夫动点手脚,改变一下配置,便会起死回生。
  这跟打扫的道理相同,每天看的话就不会有所察觉,不会察觉经营三十年的中华料理店的油垢是多么地多(笑)。那些油垢绝对不是在一夕之间形成,而是店家老觉得今天和昨天都一样的心态下日积月累形成的,一天比一天难吃的蔷麦面店也一样,它们都是在「反正,应该跟昨天差不多吧」的思维下,让招牌逐渐老旧、蒙尘。
  不做任何努力,放任顾客日渐减少,却以「没办法啊」或「因为今年的冬天特别寒冷嘛」为借口,生意当然无法繁盛兴隆,如果要为了客人不来而大伤脑筋,还不如为了人满为患而烦恼来得比较好。
  虽说是美术馆,但是我们毕竟和卢浮宫不一样,我们几乎是一无所有,我们固然将制作过的电影里的许多物品聚集在这里,但若问是否能利用这些物品来赚钱,就必须承认,这些物品的法力还是有限(笑)。
  无论是卢浮宫或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它们在招揽来客方面都下足了苦功。一想到这点,我忍不住思考起「换作是吉卜力美术馆,又该如何来招揽客人呢」这件事,同时也明白我们非努力不可。因此,即使是在这间电影馆独家放映的电影,也绝非「因为我们想做所以就把它做出来」,我们必须以能够维持美术馆营运、让许多事情得以顺利进行为前提,去做出对美术馆有所贡献的电影才行。可见,这间美术馆需要某种活力呀。

看到孩子脸上的笑容就是大人的幸福

  我只要看到身旁不认识的小孩脸上展现笑容,就觉得身为大人的自己非常幸福。而这间电影院既然是为小孩打造的,身为大人的各位坐起来当然难免会腰酸背痛。这并不是因为我有坏心眼,而是考量到大家在小时候应该都有进电影院看电影却被前面的人的背部挡住而看不到画面的经验。还有,孩童在第一次进入电影院时,难免会因为强烈的压迫感而觉得「恐怖」。因此,我们硬是在这间电影院的墙壁上装设窗户,想要告诉孩子们「一点都不恐怖喔」(笑)。
  我想,像这种为小小孩所打造的专用剧场,放眼全世界应该是难得一见才对。不过就实际状况而言,在所有的来客当中小小孩所占的比例并不算高,差不多和大人人数相当而已,尽管如此,我们并不认为小孩的来访率必须提高才行,也不认为团体游客越多越好。
  我们希望的是,来此一游的孩童访客,在踏上归程时会忍不住说出「好好玩喔」、「好刺激」、「有点恐怖」或是「我受伤了」之类的感想,因为受伤也是相当重要的体验。不过话说回来,现场的工作人员还是战战兢兢就是了。就像我以为绝对不会有小孩从猫巴士上面跌下来,可是现在的小孩却好像频频从猫巴士上面跌落(笑)。不过只要看到孩子们所经历的种种体验,即使是大人自己来,应该也会产生一种幸福的感觉才对。假如这家电影院或美术馆能够变成这样的场所,不知该有多好。
  虽然我们从事的是娱乐事业,目的在于制作商业电影,然后藉以赚取金钱,但是带给人们欢乐这件事,对我们而言毕竟是最大、最重要的动机和诱因。我们并不是为了传达自己的主张而制作电影,
  当观众因为开心而哈哈大笑时,我们也会因此感到高兴,而当我们发现自己很开心的时候,我们便能持续从事这项职业。我想,这间美术馆也一样。
  至于美术馆里的商店该如何经营这件事,我想应该不可以全部依赖电影,应该也要从来看展览的观众反应当中搜寻灵感,才能更加清楚知道什么样的商品能够得到来客的青睐。总之,我希望电影和展览和商店之间并非各自为政,而是能够携手同心向前行。以上。(谈)
二〇〇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于三鹰之森吉卜力美术馆之影像展示室「土星座」